请坐,看茶

关于

我于无数个晨星未去的时辰里想起他。

他从卯时点着一豆灯的门中出来,黑衣里压着红衫,翻身上马。

他束剑振衣,抖去经年无可言说的关山与黄沙,泄露了十年前姑苏晚风里的一点钟声。

他静静听了一会儿,似乎笃定了方向,调转马头,向熹微的光里渐渐消失。

我恍然知晓,他去往少年了,他将至死杳无音信。

青云压肝胆,层蔼积块垒。

天色不容我,惊雷碾星辉。

千秋笼中鱼,万岁人间鬼。

半我半山去,提刀提花归。

致 人类之荣光

他无非知不可而偏偏

斩声色于马前 

半驾松涛回看

要明月下人间

管他三更四更,有灯无灯

半片日晏

无非去去天涯,三遍苦酒后是庸常,棠花嗅过春水,而你路过他山。

熹微的睡意里,群山沉沉,天地两合。年幼的晨光与暮色,穿过人生和隐喻,穿过有灯的楼宇,遇见了一个开窗的人。

白云往来青山在

对酒开怀

1/14

© 丁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