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坐,看茶

关于

白云往来青山在

对酒开怀

暮色正好

幼时阖家宴上,我初见她。她红衣束袖,腰间带刀。没人肯说她的名字,仿佛连向她看一看都好似有所忌讳。
唯独我盯着她看了许久,看得她从一身煞气中、无数闲杂人里,投来一个笑。带着酒气,把我永远钉在那场宴会的角落里。
以至后来,我独自带着她的刀走遍天下山川时,仍然觉得有处可回。

夜行人

山与水之间
你是你,我是我
天色将晚,群山四合
雨水南来,从海的心口上站起
暮钟撞过林树
无碍
你是你,我是我
远方的炊烟今日缺席
是被我藏住了,包的里面第二层
而花呢
月亮都启程了
等会儿罢
无碍
你是你,我是我
天色将晚,群山四合
人间远远地吵起来
也是轻快的样子
再等会儿罢
我没有说出口
你也很安静
无碍
你是你,我是我
等花来了,再等会儿
我们就从嶙峋漫长的山脊出发
走向遥远的
遥远的
无边天光

无端招惹

晨钟问暮色
浊尘见星河
知己杀我来
抽刀击石钵

天下暮色沉沉,沉入炊烟和灯火。我想和她在阳台上睡着,她打个喷嚏,我就起来亲她一下。

1/13

© 丁二 | Powered by LOFTER